双龙煤业穆海宏散文——半瓶芬达
发布时间:2020-09-10 10:25:49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车窗外光怪陆离,疲倦的太阳垂在西边的天上,用鲜血染红了天际,一驾毫无原则的飞机将鲜红划开,一半即将沉去,另一半也要随后沉去。

千军万马在空气中肆意碰撞,号角铮铮,金钲声声,急促而又激烈,金属的碰撞燃起熊熊烈火,旌旗扑地,银枪折断,长剑被时光削去了锋芒,无力的在将军手中颤抖。褐色的、红色的、黑色的,数不清的战马引颈长嘶,腾空跃起,金的当卢,银的鞍鞯,在长风中转瞬即逝,变成一道闪亮的光。

走了,来了,倒下了,又起来了,无数的甲胄透着寒光,杀气扑面而来,又迎面而去,如暴雨一般的箭矢从天而降,穿透乌云,射向无底深渊,惊涛骇浪从天际涌奔而来,撕碎了一场正义和虚伪,卷向深邃的宇宙。斧钺刀叉,刀枪剑戟,冷风中烈烈作响的战袍,一张张变化多端的脸,看不清奸诈或是坚毅,诡计奇谋,抵不过一声声揭穿谎言的呐喊。密密麻麻雪花卷起黄尘,铁蹄把大地撞响,呐喊使时空凝固,扭曲的理想失去原本的样子,令人窒息的味道在慌乱中不知疲倦地狂舞,走吧,走吧,来吧,来吧,滚滚烟尘碾过雪山和草地,前赴后继,永不停息。

捧一尊烈酒,饮一声长叹,饕餮张嘴蚕食着仅存的希望,狻猊吐火将铜缶融化,雪鹰追逐蛟龙,每一头狮子都有一张饥饿的脸。巨石如斗,细沙似晶,交织纠缠,铿锵有声,碰撞在一起,击碎了一首首赞歌,留下一曲曲耻辱,钉在辕门外的旗杆上,任人赞扬、歌颂,秃噜的笔尖蘸着散发着酸臭的墨水,扭扭歪歪的书写、传颂,教给那些没有灵魂的躯体,不要忘记,不要放弃,要在荒诞中狠狠吮吸,用沾了狼烟的馒头,品出一个完美无缺的一生。

一声炸雷,对苍穹重重的一击,黑暗随之而来,大地瑟瑟发抖,生灵低声哀鸣,黑风从远处来,朝远处去,卷起历史的书卷和一个个被丢弃的塑料袋,在群山中飞速流动,割开山腰,拍碎峰峦,堵了前行和后退的路,未来在臆想中苍白无力,希望在臭水沟里打转,越来越多,堆积成一滩黑水,枯萎的花朵漂浮其中,没了方向。

厮杀、搏斗,一波又一波,丢盔弃甲,焦头烂额,冲锋的号角奏响了哀乐,高举的战刀七扭八歪,乌青驹、枣红騧垂头丧气,作着最后的挣扎,丢弃的战车被火焰吞噬。精美的箭袋空空如也,百钧大弓一分为二,坚韧的弓弦上,一只蚂蚁被勒的垂死挣扎,树木成炭,散落的金币上定格着一张恐惧的脸,一片被烧焦的黄叶遮挡住最后的尊严,野鸟无处落脚,不知疲倦的在阴雨中打转,狐狸夹着尾巴匆匆而过,直立的身躯踩过遗落的金钱,火红的身躯火红的眼,和天边火红的夕阳。

我依在车窗上,目不转睛的望着窗外的西边,从都城到边关,从过去到未来,从苍穹到大地,从写下第一个字到现在,只喝了半瓶芬达,它是一种有气的汽水。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9599116九五至尊vi(www.9599116.com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九五至尊游戏登陆平台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

Baidu
sogo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