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号煤矿赵益勋散文——致敬明先生的一封信
发布时间:2019-12-06 10:20:35 来源: 作者:赵益勋 点击:

敬爱的敬明先生:

感谢您能花费宝贵的时间读我的来信。您是史学教授,更是文化大家,那次机缘巧合在博物馆一见如故,您是一个随和且平易近人的人,能与我畅谈历史、畅谈文化,让我深受感动。我将自己童年关于家乡事情说于您听,没想到您对此很有兴趣,特别是对我那当过茂陵博物馆副馆长的舅舅的事情。在临别时,您对我说,希望我以写信邮件的方式,把舅舅的故事告诉您。他的故事太多,我不知道能不能说的全,信写得有些啰嗦,请您原谅,我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。在这个通讯越来越便捷的时代,大家都用电话交流,写信已经成为一种奢侈,但我能从中找到乐趣,是真正心灵上的交流,不知道您是否也这样认同。

舅舅去世得早,是我非常敬重的一个人,他在我的童年具有独特的存在。舅舅是家中长子,是母亲姊妹五个的大哥。他高大英俊,眉清目秀、棱角分明,是一名退伍军人,复员后被分配进了茂陵文馆所,从一名普通工作者逐步成为了副管长。

小时候村子里许多青年都外出打工,父母也随着大队伍外出赚钱谋生,通常都会把我留在舅舅家代为照顾,因此我和舅舅的感情很深。

因为工作的原因,舅舅对历史了解很多,闲暇时间他就说于我听。我自小对历史特别感兴趣,每次发新课本,我都是迫不及待的跑回家里翻看历史书,往往是老师还没讲,我就把里面的事情记得滚瓜烂熟。高中文理分班时,因为对历史的热爱,我最初选择了文科,梦想中的院校就是西北大学历史系,如果当时坚定了自己的想法,说不定现在就是您的学生了。可惜最终没有忤逆父母的意愿,选择了理科。这些遗憾的事情我们暂且不提。

话题回到舅舅的工作。茂陵是汉武帝刘彻的陵墓,在茂陵旁边大大小小还坐落着20余座汉代陪葬墓。那时还没有茂陵博物馆只有茂陵文管所,负责周边茂陵地域所有的文物管制工作。舅舅那时是文管所安防大队的队长,制服、摩托车、警犬是他的标配。他日常外出执勤任务就是游走在各个王侯将相的墓冢之间,查看是否有可疑人员或动静,查看已经被封的盗洞是否人有破坏。这些墓冢不规则的分布在田间地头,大都是几十米到几百米不等的土包,土包的大小规模也代表了地位的高低。

您当然也猜到了,我们那里盗墓很猖獗,有的村子甚至成了有名的盗墓村。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,我们周边的这些村子都是当时留下的守灵人的后裔,随着千年历史变迁,人们大都忘记了自己的使命。

那时候我性子非常野,最喜欢的就是缠着舅舅一起上班,他骑着那辆崭新的“嘉陵”摩托车带着我在泥泞的田间小路驰骋,印象中那些路颠簸异常,为了防止自己被甩下车,我通常都是紧紧抱着舅舅,舅舅则用大衣将我裹在怀里,有时候太晚,摇着摇着我就睡着了,舅舅便放慢速度送我回家。

舅舅提到盗墓贼就狠的牙痒痒,一天傍晚,两个毛贼趁黑摸进文管所,砸开了陈列馆的保险柜盗走了多件文物,翻墙出逃时,恰好被在外执勤的舅舅撞见。舅舅二话不说一路狂追,警犬黑子随其后,追了一路,最后终于制服两个毛贼直到同事赶来支援。毛贼带了自制土枪,追捕过程的惊险程度可想而知,黑子在那次追捕中壮烈牺牲,舅舅也被毛贼打中了腿骨,落下了终身残疾。损失虽然惨重,但是却追回了数件珍惜文物,其中还有博物馆的镇馆之宝、国家一级文物西汉“汗血鎏金马”。从此舅舅成了博物馆的英雄,受到了来博物馆参观的各大领导的亲切接见,他和大领导握手的照片至今挂在博物馆的照片墙上。后来,“汗血鎏金马”因为那次事故,被移交至陕西历史博物馆,现在大家看到的都只是复制品。移交之前,舅舅抱着我和“汗血鎏金马”合了一张影,这张照片我至今都保留着。

相比于舅舅的铁骨铮铮、大义凌然,他唯一的儿子、我的表哥则显得“不务正业”。他初中时就早早辍学,舅舅一直想表哥有一份稳定正经的工作,可是表哥一直对此不感兴趣。他感兴趣的是做生意,在文管所隔壁开起了小卖部,卖起了仿制的瓦当、麻钱、陶人等,还很受欢迎;又在博物馆中霍去病墓顶端的亭子上架起了一台天文望远镜,看一次五元;还有各种汉服拍照生意,让你瞬间身临其境,找到做王侯将相的感觉……那几年你要是到博物馆旅游,一定逃不过他的套路。当然,他也对历史感兴趣,但是他感兴趣的都是些野史传说,什么汉武帝陵八门入口、算命先生卜卦找龙穴、天降神石砸出无字天书的故事等等,光怪陆离、匪夷所思。后来他还把这些民间传说收集起来,在博物馆门口卖起了小人书……

舅舅是刚过千禧年就过得世,得了食道癌,吃不进去饭,走的时候刚过完46岁生日。舅舅走后,表哥像变了一个人,变得成熟稳重,他听从舅舅的话,不再做生意,子承父业进入博物馆成为了一名安防队员。依旧是养条黑狗,骑着摩托车走在舅舅曾经走过的那些田间地头,守卫着这些王侯将相最后的尊严。

敬明先生,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,正如您所说让我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这些都会让您能更加了解汉文化,了解我的舅舅,您说您正在写一篇关于关中地域汉文化的论文,希望我说的这些能够帮到您。写完这封信也让我回忆起了许多舅舅的事情,但大都是碎片一样的记忆,我打算年前去陵园祭拜一下舅舅,或许会回想起更多,下来再整理说于您听。时候也不早了,今天就写到这里。

我和我的妻子向您和您的家人问好!

也欢迎您能常来我的家乡茂陵做客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您的学生赵益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9年11月于兴平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9599116九五至尊vi(www.9599116.com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九五至尊游戏登陆平台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

Baidu
sogou